很遺憾,因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導致無法獲得最佳瀏覽體驗,推薦下載安裝谷歌瀏覽器!

<legend id="26qse"></legend>

    <span id="26qse"></span>

    <ruby id="26qse"><i id="26qse"></i></ruby>

    中國需從四方面加快能源革命進程

    2016-07-05  來自: 鶴壁市瑞普儀器儀表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581

    “全球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快速發展和核能的復蘇,逐漸對石油等化石能源形成一定規模的替代效應,這或許將繼續成為一種趨勢。但在短期內經濟社會發展依然還要倚重油氣等傳統能源。能源結構轉型不是一蹴而就的過程,但它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這種革命性變革什么時候到來,不僅僅取決于資源稟賦、能源的相對價格和能源投資,更取決于能源技術的革命。”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院長、國際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黃曉勇近日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國際能源安全研究中心與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共同舉辦的《世界能源藍皮書:世界能源發展報告(2016)》(以下簡稱藍皮書)發布會上說。

    中國需從四方面加快能源革命的進程

    “自2014年國際油價大幅下跌以來,2015年國際油價繼續振蕩下行,油氣價格持續低迷,影響了全球經濟復蘇,包括以美國頁巖氣產業為代表的技術與金融等相關領域。雖然面臨低油價的不斷沖擊,但全球清潔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基本繼續保持良好的發展勢頭。”黃曉勇說。

    在全球能源市場動蕩的格局下,2015年中國能源市場有喜有憂,一方面,新能源利用發展較快,電力和天然氣等領域的改革已經啟動;另一方面,能源行業也暴露出一些隱憂。

    黃曉勇說,國際油氣價格下跌,我國主要油氣企業利潤下降,國內煤炭行業產能嚴重過剩和價格持續低迷,行業虧損面超過80%,電力投資過熱導致的電力過剩的局面也開始出現。我國發電裝機容量連續三年大幅度增長,而發電設備平均利用的小時數卻逐年下降。需要特別指出的是,2015年全國出現的棄風、棄光、棄水現象日益明顯。在國際能源格局風云變幻之際,英國公投脫離歐盟,也值得嚴密關注,這或許將對全球政治和經濟等產生重要影響。

    “面對這樣的國際局勢,我國能源行業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重點,加快能源革命的進程。”黃曉勇說。

    首先,積極穩妥地化解煤炭、發電等行業的過剩產能,優化產業布局,進一步提升電網的調峰能力,化解棄風、棄光、棄水等現象。

    其次,要以創新為引領,增強能源革命的驅動力,加快第三代核電等成熟技術的產業化,增強傳統裝備核心競爭力。

    再次,要以擴大有效需求為抓手,提供更加清潔、便捷、智能化的能源服務,大力推進用能方式的變革,鼓勵發展新型能源消費業態。

    最后,要大力推進能源領域國際合作,利用當前國際油氣供給過剩、地緣政治格局調整以及我國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契機,大力推動我國與油氣出口國的合作,進一步促進我國與俄羅斯、中亞等國的油氣開發、貿易合作以及管道建設等。

    中國電力供給結構明顯優化

    “從供需形勢看,中國電力形勢由偏緊轉為寬松。這主要是由于供給能力充裕,同時伴隨經濟增速有所下滑,電力的消費速度也出現了下滑。在供應能力變化的過程中,電源結構也出現優化,風電、水電、核電出現了大幅增長,超越了火電發電量增速。”華北電力大學副教授劉喜梅說。

    劉喜梅認為,電力市場化改革一定要圍繞國家經濟形勢包括世界經濟形勢的變化而作出調整。此外,改革一定要以市場為中心,管制的價格水平必須要隨著市場價格水平、供需形勢的調整而去調整,不能以單純降價作為主要趨勢,而是應該考慮到價格實際對資源配置的作用。

    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何志平認為,隨著經濟不斷增長,城鎮化和工業化推進,中國未來對能源的需求也將隨之增加。在發展經濟、保障就業、提升產業水平和保護環境等因素面前,中國必須走出一條具有自己特色的新型發展道路。“十三五”規劃的出臺,標志著中國將以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為中心,以確保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開發清潔能源、推動核能發展,這必然是重中之重。

    研究中國能源安全以及實現中國能源安全都離不開對國際能源行業的分析與研究。

    國家新能源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中能華辰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總裁王建偉結合自身工作經歷指出,古巴和委內瑞拉沒有很好地解決自身的能源問題,特別是新能源發展還非常滯后。由于能源的不安全,已經嚴重影響到這些國家的國民安全甚至執政基礎。“我們目前正在做的是把德國科研技術收購到中國來。德國煤氣化(000968,股吧)等技術是世界上的,這些新技術的引進和吸收,對中國新能源事業的發展是極大地推動。中國要借鑒國外的技術和經驗,吸取他們的教訓,用于自己的新能源事業發展。”

    中國電力投資結構需進一步優化

    藍皮書指出,在2012年以前,我國全社會用電量增速總體高于經濟增速,電力消費的彈性系數大于1。從2012年起,總體上看,用電量增速已顯著低于經濟增速,電力消費的彈性系數已明顯低于1。

    中電聯的報告預計,2016年全國電力總體供過于求,部分地區電力供應能力過剩相對突出。其中,東北和西北區域電力供應能力過剩最為嚴重,華北、華中、華東和南方部分省份總體富余。中電聯的報告建議,當前中國應嚴格控制新電廠開工規模,優化增量結構;加快解決棄水、棄風、棄光等突出問題;堅持開放發展,推動與周邊國家的電網互聯互通和電力貿易合作,解決國內電力過剩矛盾。

    過去,中國的電力投資更為重視發電側,電力投資中約60%用于電源,40%用于電網。2010年以后電網投資占比出現大幅上升,投資比重達到60%,電源投資占比下降到40%。但是,與輸電網絡相比,中國配電網投資和建設相對落后。2014年我國配電網建設改造投資額為1700億元。

    藍皮書指出,總體上,目前電網投資仍以輸電側投資為主,尤其是基于特高壓的投資。未來電網會更加注重配網側和用戶側,可靠性、互動性、清潔性和靈活性是未來配電網智能化趨勢的特點。不過,未來配電網投資將大幅增加,配電網投建落后局面將有望得到扭轉。

    國家能源局2015年8月發布的《配電網建設改造行動計劃(2015-2020年)》指出,要加大配電網資金投入,目標是2015年-2020年配電網建設改造投資不低于2萬億元,“十三五”期間累計投資不低于1.7萬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一帶一路”倡議對中國對外電力投資作用明顯。藍皮書指出,能源是“一帶一路”合作的重要內容,合作內容從傳統能源勘探開發合作和水電、核電、風電、太陽能等能源合作,延伸到能源資源就地加工轉化以及技術裝備與工程服務領域的合作。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與全球能源互聯網思維引導下,國家電網公司的境外電網互聯投資力度將有望繼續加大。


    產品中心

    產品中心

    在線客服

    ? 丁香五月